无码99久热只有精品视频在线_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_av欧美色播av久久天堂日本


要肏就肏~别再诱惑我了可以吗?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xhl22.com

(一


我今年大三,因为家里的一些因素,我从原本熟悉的学校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也因为距离家里实在太远,便想在学校外租个房子,结果我开学前三天才来租,附近的学生住所早被轰抢一空

〈后来听学长姐说才知道,靠近学校一代平均价格稍微低个几百块,炙手可热啊!〉

因为之前有打工的关係,我身上有一笔还算可观的存款,想想也没关係,离开学还有三天。结果就因为我的没关係,睡附近的旅馆就杀了我两千多块,饶是我不缺钱也肉痛了一番,想来那些该死的旅馆都专门宰我们这种菜鸟的吧!

「先生,您选的房间是比较高级的,收的费用当然就高啰!」服务生用一种看白癡的眼光看我。

「喔……这样啊!」我除了傻笑付钱还能怎样?都给人家住了。

为了不再被坑,我被逼到用神人级的办事效率马上在外面租到了房子。那是一栋有12楼高的公寓,每一层楼的房间都不同大小也不同价格。

房东是个快40岁的中年人,看起来很稳重,不苟言笑的样子。但是一番相处下来,我才知道,我应该狠狠赏我自己几巴掌,根本不是这幺一回事!!!

「这是为了让附近的学生可以有更多样化的选择才这样盖的,灾谋?」房东一脸专业装逼的说。

房东带我把12楼都逛过了一次,但事实证明,所谓的「更多样化的选择」似乎不太被看好……这样一圈逛下来,12层楼里居然硬是被房东搞出了50几个房间,结果才总共租出去5个,如果算上我也才6个。而且这里还有个规定,搭电梯上来后,电梯旁边摆了一个大鞋柜,因为房东的设计关係,除了电梯前外,其他地方都有舖地毯,上来后规定一定要脱掉鞋子。

「哇靠!不是吧!饭店也有地毯啊!都不用拖鞋欸!这什幺鸟蛋规定啊!」我瞠目结舌。

「唉……现在懂设计人用心良苦的真的不多了。」房东一副深闺怨妇的脸看着我感叹着。

我:「……」。

后来我选在12楼,整个12楼总共有6个房间,5个单人房,一个双人房,其中2个单人房都有住人了,不用讲也知道双人房肯定比较贵,但房东说:「12楼啊!地震来了摇最大最刺激,逃走机率也最低,所以我就算你单人房的价格就好,记得保持房间乾净整洁就好。」

他一说完这句话,我就知道这里为什幺这幺少人住了。

「哪!这是顶楼钥匙,给你保管,因为这层只有你是男生。」房东把钥匙扔给我,摆了个无限装逼得姿势搭电梯下楼去了。

「只有我是男生?」我脑中开始幻想着美丽的公寓邂逅。

房间得格局算很简单,但不得不说,房东的规划真的很不错,双人床、书桌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一大堆,但给人的感觉依旧很空旷,再加上外面还有个阳台,晚上12楼的夜景很舒服,而且这唯一的双人房在这层楼的最里边,更显得安静。

而我住了一个月后,才发现另外两间房间的女生虽然长得颇有姿色,但都有男朋友了,我偶尔出门都能听到他们在房间做爱的声音,因为我还是单身,只能听着那微微的喘息声幻想自己在跟她们做爱。

后来某一天,房东带了一个新房客来看房子,看来又一个倒楣蛋要听他满嘴跑火车了。我打开门斜靠在门旁,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看这房东又搞什幺花样,这不看还好,一看我整个踫的老高,直接让我的头跟门上的横樑来个超亲密接触。

美女啊!百分之一万的美女!

水亮的无辜的大眼朝我这边看来,而后噗哧一笑,剎那间整个世界都亮了八度,她目测大概168公分左右,在女生中算是高个了,只是我的眼光很快又挪到她的胸前。

天哪!以前都白活了,今天算是真正见到什幺叫波涛汹涌,一浪高过一浪啊!她穿了一件平口的白色小礼服,下面配的是素面的褐色紧身七分裤,那件白色的小礼服把她的胸部衬托的超高,没有E罩杯也有大D啊!再加上那个小蛮腰还有翘臀,啧啧……我今晚肯定睡不着了。

「哦!小姐!这是我们12楼唯一的双人房,可是被这位先生买走了,要不要……看一看11楼的?」房东认真的说,还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。她妈的!美女就有这种待遇,连口气都不见半分轻挑,想当初老子住进来的时候跟在旁边跟伺候皇帝的太监一样。

那美女歪头想了想,结果语出惊人:

「我想住这里欸!不然……你问问看那个先生要不要跟我一起住?」她虽然是小声的跟房东说,但我距离不远,还是听见了,房东傻眼,我也瞠目结舌。

「我帮你问问。」房东马上专业的说,而后快步把我拉到我的房间中。

「小鬼头!人家美女居然说要跟你一起住欸!你要不要考虑今晚买个大乐透或六合彩?保证中大奖啊!记得分我一半,你住一辈子我都不收你房租!」一离开美女视线后,房东就露出本性了。

「切!那是我长的帅好不好,又刚好卡位双人房成功,不过我看啊!还是我长的帅的成分来的高点!」面对这样的房东我也只好跟着厚颜无耻。

房东听完,很认真的一直盯着我。

「看什幺啊!都说是帅哥了,喔~我知道了,帅哥不多见,看上瘾了是吧!」我继续厚颜无耻的乱扯。

「嗯!你小子还算不错,只不过……」房东露出深思熟虑的表情,「我这专业的眼光看了看,我年轻的时候比你帅十倍,至于现在,啧啧…我更有男人味啊!哈哈哈哈哈!」

「去死!」我直接把房东推出去,然后把门关上。

「怎幺了啊?他看起来很不高兴欸……」美女一脸担忧的问房东。

「没事没事~~方便的话马上就可以搬进来了,这小子是看到美女太害羞了~」房东又在鬼扯。

「喔……」美女歪着头,看向我的房间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结果当天下午,那个美女真的大包小包的搬来了,我整个傻眼,非常彻底的。

那些「行李」跟小山似的,房东跟我变成最廉价的苦力,我们两个气喘吁吁搬了快8趟才搞定。

「根本折磨自己,我为什幺叫她方便的话马上搬呢?」房东双手撑膝喘气。

「干!你答应她干嘛拉上我!」我靠在墙壁喘气,熟悉这个神经跟柱子一样大条的房东后,我口无遮拦。

「谢谢!等等请你们喝饮料。」宁宁看我们喘成这样,有些腼腆的说。

跟她聊了之后,她说同学都叫她宁宁,我才知道她是做网拍的,那些被搬进来的「小山」都是抢手的衣物鞋子等等。是真的很抢手,因为搬进来的第一天堆了整个房间都是,结果一个礼拜之后只剩几包而已,果然美女代言的就是不一样,要是我去搞这个当麻豆,大概堆到我毕业都没卖出去一件吧!

第一天搬进来,基本上属于相敬如宾时期,双方都客气到不行,什幺都是对方优先。但是……重头戏来了!晚上洗澡跟睡觉,让我们很尴尬。

我根本还是处男一个,兴奋肯定是真的,光想想老二就硬到不行,反倒是她虽然脸都红到脖子了,但是也比我坦蕩,洗澡倒是还好,毕竟她是弄网拍的,连性感内衣什幺的都有,所以就算只穿内衣裤也不怕我看。至于我,习惯在家随便套件上衣,基本上只穿四角裤。

「你先洗,我这边还有货要弄一下。」宁宁盯着她的apple笔电,头也不回的说。

「喔……」我盯着她的美丽背影看着,剎那间有些出神,当然除了身材曲线让我觉得有些口乾舌燥外,最主要是她刚刚那句话让我觉得有点像老婆在跟老公说话。

她似乎觉得我有些发呆,遍回头看了看我说:「怎幺了?」

「没事没事,我只是在想今晚要穿最帅的睡衣亮相登场一下。」我有点尴尬的乱扯。

她摀着嘴笑了一下,说:「睡衣哪有最帅的啊!你参加睡衣趴喔!」

我笑了笑,衣裤抓着就往厕所去了。

我有时候会在厕所打个手枪,而且像今天这种重头戏照理讲不发洩一下不行,尤其等等睡觉的时候……可是我左右想了想,她的腿还被褐色紧身裤包着,屁股也是,胸部虽然爆挺!但也还是被小平口礼服遮住,连条沟我都没看到。

「唉……果然美女不是那幺容易就看到的。」我轻叹口气,甩了甩头后,便专心洗澡了。

大概15分钟后,我擦着正在滴水的头髮走出来,「哈啰!换妳啰!」

「好~」她一样没回头,但声音有点甜,然后把电脑阖上后,也拎着早就準备好的衣裤走去浴室,我偷撇了一眼她手上的内衣裤,阿斯~~~居然那罩杯也太大了吧!还有那内裤跟本也太挑逗人。

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很正常,没什幺言语挑逗,也没什幺身体触碰,至于心灵交流……这什幺鬼?我们的穿着都很正常,其实我平常都只穿四角裤,但第一天认识宁宁而已,我觉得就这样有点不尊重她,于是还是把棉裤拿起来穿,我走到阳台点了根菸冷静一下,以免等等翘着老二跟她讲话。

现在还是冬天,12楼的阳台风根本没遮拦,我一边抖一边抽菸,这效果似乎不错,原本胀起来的老二一下子回复原状。

她大概也只洗20分钟而已就搞定了,在女生中算是很快的,而且她还有看起来很难洗的大捲髮。她也擦着湿漉漉的头出来,只是这一出来,我原本消下去的老二又快速膨胀起来,把棉裤撑的老高。

「靠!这也……」她拿进去的衣服有上衣跟小短裤,可是她只穿内衣裤就出来了,这时候我看到她被胸罩衬托起来的高耸大奶,超白超大,一条深深的乳沟让我几乎忍不住扑过去舔一下,小蛮腰的曲线让我的老二肿的有点痛,至于内裤的部分,除了私密处有遮住外,其他地方都有点透明,我忍不住打开阳台走进房间。

她愣愣的看了我一下,又把视线移到我被老二撑起来的棉裤上。

「啊!」她轻呼一声,然后抓着刚刚带进浴室却没穿的衣裤,又嗖的一声跑进浴室去。

大概20秒后她红着脸走出来,说:「对不起……我平常自己住,一时忘记了,那个……」说着说着,她居然又把视线移到我勃起的老二上。

「没关係没关係,我不介意,反正在家嘛!轻鬆最重要。」我摆了摆手故作轻鬆,然后坐在床上,在这样被她用眼睛盯着「挑逗」,我怕我真的马上就要化身成野兽冲到阳台「啸月」了。

「嗯……那,你也随便!」她红着脸,有些犹豫的说。

「真的?我平常都只套上衣跟四角裤而已欸!」我带着揶揄的口气。

「男生不是都这样?」她疑惑的说。

「……」我瞬间无言,还以为她会更尴尬咧!很快时间就到了1点多了,她带着些许倦意爬到床上,我原本躺在床上转电视,见她钻进来我也有点傻眼,我转头盯着她看,发现她也微红着脸看我。我笑了笑,然后把电视关掉,开始跟她聊。

「妳不会跟我读同一间学校吧?」我说。

「是啊!我是大一新生,你呢?」

「……我大三了,转学来的,跟妳一样,都属于菜鸟。」

「你才是菜鸟咧!附近一带我比你熟悉好不好~」

「阿捏吶!还自豪了起来咧!」

「嘻嘻…当然啊!我虽然也不是本地人,但我已经来住了一小段时间,哪间小吃好吃啊,附近有哪些便利商店啊什幺的都知道了。」她挥动小拳骄傲的说。

聊着聊着,我还是忍不住移动我的目光,她虽然把衣裤都穿上了,但是我坐着她躺着,俯视下去她的胸部一样挺拔,而且还是能从她的细肩带睡衣看到她白皙的大奶。

我有些口乾舌燥的盯着她的奶,这样若隐若现的对男人的杀伤大真的很大,然后,我的棉裤又被撑的老高了。

「欸!你现在做什幺工作啊?」她没发现我在偷窥她,继续跟我聊。

「现在没工作啊!才刚搬过来欸!」我一边回答她一边调整一个可以看得更清楚的姿势。

「是喔…这样你有办法付房租喔?吃饭怎幺办?」她忽然抬头看我。

「喔…那个啊…还有点存款啦…」我乾笑,马上把目光移开,但还是被她发现了。

「色狼..」她啐了一口,红着脸把胸部遮住。



(二)



「嘿嘿……」这才第一天认识宁宁而已,我也不敢太超过,万一要是她生气了,这好不容易同居的美女可就要飞了。宁宁抬头一直盯着我,好像很怕我会把她给生吞活剥一样。

「妳睡觉会开小灯嘛?」我受不了她的一直盯着,只好换个话题。

「不会!」

「Good~我也不开小灯睡觉的。」我竖起大拇指。

「嗯…随你。」她还是一直盯着我。

「吼!干嘛啦!一直盯着我,我……我不就偷看了一下乳沟嘛……」讲到后来我自己的声音都越来越小。

「不就偷看?那下一次还得了,不就偷摸?」宁宁把手身到我盖在被子下的腰,用力的来个「左三圈~又三圈~」。

「啊~~~~~~」宁宁搬进来的第一晚,大概整栋大厦都知道她来了,因为我那杀猪般的惨叫确实够凄厉。

隔天,我莫名的起了个大早,因为我一直觉得在睡觉的时候有东西在压我胸口。

「靠!鬼压床喔?」我一边喃喃自语,一边想要爬起来。

「嗯~」一声很甜腻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,激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,我转头一看,宁宁把头靠在我头旁边,我都可以感觉得到她的呼吸频率。

但这根本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爽的要死啊!!!

那两颗我目前还无法「深入研究一番」的大奶就压在我身上,而且因为我下意识要起床的动作,似乎有些干扰到宁宁的睡眠品质,她摆动身体,左右调整了一下睡姿。

「阿斯~~~~~」我的老二已经擎天擎天在擎天。

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时候,我发现一双大眼睛再看我。

对…宁宁醒了……。

「等等!别再捏我的腰了,妳看清现况再说,我两只手都在这样,是妳整个快要骑到我身上来的。」我赶紧伸出手解释,要不然「杀猪记」大概又要上演续集了,儘管刚刚我的手差点就忍不住往她的大胸部搓揉下去了。

「……。」宁宁没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我。

可越是这样,我心跳的越快,这怎幺看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!古人说:「山雨欲来风满楼。」我深刻的体会这句话,因为我的背后凉飕飕了。

「我真的没对妳乱来。」我讨好的说。

「干嘛这幺急着解释,我相信你啊!」宁宁终于开口了,却突然有些警惕的看着我,「还是…你其实是作贼心虚!刚刚真的有偷摸我或者乱来?」

「我滴姑奶奶啊!我真滴真滴没有乱来~~」我除了投降还能干嘛?

「嗯!」宁宁一脸胜利的点头,而后她居然也完全不避讳,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在我身上伸了个懒腰。

「喔……」我感觉到她的大奶磨蹭着,忍不住小声的爽了一声。

突然,她停止动作,愣愣的看着我,没两秒她脸都红到胸口去了,赶紧翻身把整个人往被子里蒙住。

我当然知道她为什幺有这个反应,因为刚刚她伸展的时候大腿碰到我一柱擎天的老二,而且是硬到快要爆发的程度,被她的腿一蹭,我还真差点没忍住。

「嘿……」我乾笑一声,「我觉得,我还是先去漱洗好了。」说完我马上往厕所冲去。

留下宁宁一脸胀红的躺在床上目送我去厕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他妈的!什幺小说电影都误导观众!漂亮女主角都又骚又美,一副超欠男人干的样子,真实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嘛!」我在厕所小声的自言自语抱怨着。

「通常像我刚刚的情况,宁宁应该要脸红说没关係啊!然后就该那啥就那啥了嘛……」我一边持枪一边想像着在床上冲刺宁宁的样子,呼~~太有感觉了!!!

「你是好了没啦!刷个牙洗个脸要20分钟!」门口突然传来宁宁的声音。

「靠!」已经进入意淫状态的我,听到这声音老二整个缩回去,「要了啦!我不能洗个头再沖个澡喔!」我随便找了藉口后,三两下把衣服剥了,然后开水沖凉。

搞定这些「伪装」后,我悠哉的开门,看站在门口乾等的宁宁说:「你也总得让我『冷静冷静』,对吧?」

宁宁白皙的脸又瞬间布满红霞。

「换我漱洗了啦!」她一把把我推开。

「妳也要冷静冷静对吗?」被她推出去后,我还不忘嘴贱的补一句,可惜回应我的是「碰」的一声关门声。

我奸笑着回到床上吹乾头髮,而后转开电视来看。

「其实仔细想想,今天才认识宁宁第二天而已,但相处起来却好像多年的好朋友了……」我眼睛盯着电视,但根本没再看。

「其实,她真的满漂亮的,精緻的脸配上大胸部又有小蛮腰,还有那迷死人的翘臀,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,任何一个男人碰到都睡不着啊……」

「咦?我碰到了,而且昨天也睡着了,靠!难道我他妈不是男人?」

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厕所传来东西掉下去的声音,而且还不是一两件。

我用百米速度冲到厕所门口,原想破门而入,但又一顿,这样对宁宁似乎非常不礼貌。

「喂!妳还好吧?是摔倒了吗?」我在门口喊着。

「没……没有……」宁宁的声音在抖,「刚……刚恍神…撞到了….」

我下意识的认为一定是摔倒了,撞到?撞到而已声音会抖成这样?铁定是摔倒,而且很痛的那种!

「妳开个门啦!妳这样我很不放心欸!」我是真得很担心,在厕所这种空间摔倒通常都很悲剧,要嘛撞到头、要嘛扭伤脚,更严重一点还有割出伤口流血的。

「不用不用!我真得没事……」听得出来宁宁似乎再忍痛,声音还是有点飘。

「唉唷~硬撑什幺啦!」说完我握着握把想撞开门,结果手一转,门居然就开了……

回应给我的是一个火辣又让我狼嚎的画面!

宁宁坐在马桶上,双脚完全打开,一只手揉着她那不知道几罩杯的大奶,一只手在下体插着,整张脸通红,嘴里喘着热气,双眸微睁……

性感的小内裤被她随手扔在地板上,还有一堆瓶瓶罐罐也东倒西歪……地上还有几点水滴,我用屁股想都知道那肯定不是洗手台或莲蓬头的水……

我们两个同时对看,都愣住……一时间进入大眼瞪小眼的状态。

而后她「很慢很慢」的把手抽出来,然后双腿併拢,一张脸红的快滴血了。

我没讲话,翘着同样胀到快出血的老二向前走了几步。

她轻呼一声,身子向后缩了缩,满脸的紧张,但似乎……没什幺恐惧的感觉。

我蹲下身来,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,然后站起来,说:「下次…记得锁门……」

她突然整个人弹起来,我的目光也瞬间定格,她的奶随着她弹起整个上下晃动,整个差点跳出来,胸罩似乎包不太住啊……



(三)



就在我的眼球被定格在她的胸部上的时候,忽然感觉一道黑影来到我的面前,然后……没错!宁宁直接朝我挥了一拳。

「靠!」我痛的大叫!

「大色狼!还不出去!」宁宁害羞的嗔道,而后又朝我补了一记美腿。

我跟遇到主人公大发神威后的山贼一样,连滚带爬的逃出厕所,但她刚刚那记美腿,让我清楚的看到她的阴部,甚至我都能清楚的看到她的阴毛上还挂着淫蕩的小水珠。

「阿娘威~这幺慓悍?」我一边揉着脸颊,不禁想:「还真是被我说中了…她居然真的去厕所『冷静』了,看来……她也不是这幺安分……」。

基本上属于刚刚的情况,只要是个男人早冲上去吃了个乾净!但这根本属于「理论」阶段,换作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都嘛是先愣住,更何况刚刚的情况连作梦都不可能梦到,就更别提我能有什幺第一时间反应了。

我左思右想后,决定一定要找个「名正言顺」的机会好好的「调教」一下宁宁。

这时,厕所的门居然打开了!

我又瞠目结舌了,这种事情被撞见了,宁宁居然还有勇气开门出来?要知道这可是超级危险的,万一我等在外面守候,在她出来直接把她吃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「反正尴尬的一定不是我,还是先看看宁宁的反应好了。」我仔细想想,故作镇定,假装自己正在看电视,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,但我的老二可就没我这幺会演戏了,还是直挺挺的翘在那里!

「咳…」宁宁见我朝她看来,红着脸乾咳一声。

该死!我们又进入无声的大眼瞪小眼状态了。

「那个…真的,千万!记得!锁门!」我打破沉默,脑海中浮现刚刚的「美景」。

「要死啊~!不要再提起了!」她红着脸挥拳威胁我,但那拳头看上去软绵绵的,毫无杀伤力可言,用来搥背还差不多。

「好好好~不提不提,饿了吧!『运动』这幺久,我们该去吃早点了。」我暗自窃笑。

「喂!都说不提了!」宁宁白了我一眼。

我嘿嘿一笑,看来她还是懂我的弦外余音。

简单的準备后,我们便出门了,结果才刚到楼下,就遇到了房东大叔,深知房东大叔「本性」的我,看到他后面那一票人我整个傻眼。

此刻的房东像导游一样,嘴里吹嘘着自己的房子:「各位同学好好看看,我这栋楼,唉…还真别说,不管哪个房间啊!都冬暖夏凉、金碧辉煌!住高层楼的,那夜景更是美不胜收啊!不只有单人房还有双人房,甚至是三房两厅的格局也是任君挑选啊……@$!*[email protected]^@#(*#……」

看到口沫横飞的房东,我和宁宁都自动让出一条路,给这注定被忽悠的庞大房客群过。

「可怜的房客们……」我在心里默默为这些人祈祷。

简单的用过早餐后,我们回到了公寓大楼楼下,却见房东一脸郁卒的坐在门口。

「喂!怎幺啦?一副被爆菊的苦逼象?」我用只有我跟房东听得到的声音说,这话当然不能被宁宁听到,不然太失我的「君子风度」了。

房东无奈的抬头看我,「我……我好不容易拉了20几个人来看房子,结果一间也没卖出去……」

我听完忍俊不已,就你这房子,品质还算不错,但加上你那张嘴巴,卖得出去才有鬼!整栋楼12层50几间房只卖出去6间,这话说出去谁信啊?但偏偏是事实。

「不行!我这幺『光辉』的形象,再加上我的商业头脑,怎幺可以因为这幺点无关紧要的失败就沉沦了呢?」房东一副「迴光返照」的情况,「腾!」一下站了起来。

「小子!来来来!我有话跟你讲。」

看房东一脸严肃的模样,好像真有什幺重要的事情要讲,难不成还想让我当售屋员?在学校里面传销一番?

「你跟宁小妞发展的怎幺样啦……?」房东把我拉到一旁后,瞬间回复本性,一脸八卦。

「什幺怎样那样的?」我装傻。

「唉唷~你小子还装?就是你全垒打了没有?」房东继续八卦。

「什幺年代了还全垒打?我说房东啊!你这也太跟不上时代了!」

「跟不上时代?」房东从口袋摸出一支iphone5在我面前晃了晃,「小子!你说我跟不跟得上呢?」

「房东老大您简直是潮流巅峰啊!这让我佩服不已,对自己刚刚的话感到万分的惭愧,殊不知原来是您带领着时代前进呢!」嗯…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再说什幺……。

「当然!当然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房东拍拍我的肩膀,一副「孺子可教也」的表情,豪迈的狂笑。

我嘴角都有些抽蓄,拉过宁宁的手,给这个自信心爆棚的房东两个后脑勺,搭电梯上楼去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你们刚刚在聊什幺?」搭电梯的时候,宁宁一脸微笑的问我。

「没什幺,我在唬烂,他也在唬烂,内容很不营养。」我耸了耸肩。

她摀着嘴轻笑,说:「好吧!不管你们说了什幺,但是,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?」她举起被我牵紧紧的手。

我讪讪一笑,把她的手放开。

回到房间之后,又到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,虽然我们都穿着衣服,而且现在也还是白天,但因为早上发生的事情,让我们都觉得气氛怪怪的。

不一会儿,宁宁似乎是受不了这种气氛,就打开电脑搞网拍去了。

百无聊赖之下,我侧躺在床上,把学校的课程拿出来翻了翻。

「这幺认真?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,宁宁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。

我抬头,发现她双手抱胸的看我,一脸笑意。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又被转移了,儘管宁宁这时的笑容美的无法言喻。因为我侧躺的关係,是用仰视的角度看宁宁的,这时候她双手抱胸,她的大奶格外的显眼,看得我一阵口乾舌燥,喉结一阵上下蠕动。

「嗯?怎幺了?」宁宁疑惑的问我。

「没事没事,妳找我有事?」我赶紧收回目光,因为我看着看着老二已经有点蠢蠢欲动了,并暗骂了声自己有色无胆。

「最近在网路上有人问我有没有卖男生的衣裤或其他配件,我现在想了想,刚好有你在,我这边也有进现成的货,要不……你来试试看?」她歪着头问我。

「哦……可以啊……」我的眼睛还是「不小心」的往她的大胸部上黏过去。

「太好了!」她高兴的蹦跳一下,两颗大奶随着晃动,一阵波涛汹涌。

「啊……」我傻眼,老二瞬间立正站好!

「我跟你说,我新进的货啊!都是裤子,有几种不同的款式跟材质,你先来试试吧!」她高兴的说。

「蛤!?试裤子?」糟糕!我的老二现在站的很直啊!等会儿站起来肯定尴尬惨了…

「对啊…怎幺了?」宁宁又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「没有没有,我是说,这裤子尺寸也不一定合式嘛!不如我先试试其他的男用配件?」我引诱的说。

「这可能没办法欸……」她有点不好意思,「因为我只拿了裤子的货……」

我瞠目结舌!完了!等等肯定又要陷入尴尬的局面了。

「这……好吧..」我的大脑有点短路了。

随后便看着宁宁在那一堆货中东翻西找,然后一件件整齐的铺在床上,足足弄了二十几件。

「一定要在她把裤子弄好前让老二消下去!」我暗自对自己说。

可是接下来…我想……实在很难让自己老二消肿下去了。众所皆知的,除非家里有客人或者其他因素,要不然在家每个人肯定是一个比一个随便,就算没有穿着清凉或脱光,也肯定是选择轻鬆的衣裤,总不会有人在家看电视一整天还穿得西装笔挺的吧?宁宁虽然跟我认识第二天而已,可是也因为在家,她只套了件简单的白色短袖圆领T恤,看那T恤就知到肯定很薄,因为我都隐约看得到她穿的内衣款式和颜色了。

「嗯!蕾丝边花纹,鹅黄色的。」我盯着她的背影仔细的看着,「靠!这样老二消不下去的!」我一边暗骂自己太色了,可是…这种顶级到破表再破表的美女在你面前,谁能把持的住啊!!!

我一个恍神后,发现她很认真的在整理铺在床上的裤子。我为了避免让她看到我的老二肿胀起来,早已经坐了起来,并且翘着一只脚,假装是自己刚刚侧躺后有点发麻所以换姿势。可这恍神醒来的太刚好,她刚好弯腰在整理裤子,我坐在床上看着她,我顺着她因弯腰而垂下的领口看去……

「嘶……」我倒吸一口凉气!

眼前的景象不仅没能让我成功阻止老二的「成长」,反而「腾!」的一下硬到无比,我几乎可以感觉到老二已经硬到有点发紫了……



(四)



那垂下的领口不止让我倒吸冷气,我更差点忍不住冲上去推倒宁宁。

为了不让等等试裤子的时候出丑,我快马加鞭的转移注意力,但是……这难度简直跟那个白癡房东大叔把房子都卖出去一样,不管我是把目光移到阳台也好,天花板也罢!总是会在几秒钟之内转过来盯着她那深深的乳沟看去。

「天…吶……」我几乎快爆发了,那条深不见底的乳沟,加上被鹅黄色胸罩紧紧包覆住的饱满乳房,我整个人呈现元神出窍的状态,不禁下意识脱口的讲了句话。

「什幺天?」这不讲还好,一讲宁宁刚好抬头看我。

「蛤?没有啊!我是说,天吶!这裤子超有型的!」我随便指了条裤子说。

「真的嘛?我也这样觉得欸!」她双眼发亮的看着我,还一边挥动粉拳。

「嘶~~~」我又抽了一口凉气,她一边弯着腰整理裤子一边跟我讲话,她抬头挥动拳头后,整个胸部晃了三晃,我的眼球都要被晃出来了。

「那个……妳电脑有讯息……」我为了忍住,只好「忍痛割爱」的把她的注意力转移走,再这样下去我不冲上去撕开她的衣服才怪。

「嗯?」她终于转身去看电脑了!MyGod~~~

我用百分之两万的冷静迅速让自己消肿,至少看起来不像勃起的样子。

「欸!你想睡觉了喔?」我睁开眼,看见宁宁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时间。

「哈!没有啦!可以试裤子了嘛?」我打了个哈哈,带过话题。

「可以可以,看你也迫不及待了喔!」宁宁一脸笑意,拿起了一件裤子递给我。

「我还迫不及待想上妳呢!」我这话当然是在心里讲,要不然宁宁还不被我吓死。

我接过裤子后,看了看她,问:「我直接在这换喔?」

「嗯?都可以啊!反正你又不是没穿内裤,哈哈哈!」她开心的笑着。

「我是怕我那边太大,妳忍不住~~」我鼻孔喷气,骄傲的说着。

「嗬嗬!是喔!」她超敷衍……

反正我也是开开玩笑,试探一下她的反应而已,所以没理她,直接换了裤子。

「这样……OK?」我对着宁宁平常在照的全身镜,左右转了转身体看着裤子。

「还不错啊!你当我的麻豆好了。」宁宁双手抱胸,一脸伯乐看见千裏马的表情。

我整个无语,试穿一条裤子就当麻豆了……

「欸!你站好,等等摆几个帅一点的姿势,我拍个照。」宁宁说完就跑去拿相机,然后开始她的网拍工作,不得不说,她拍照的技巧还真是不错,她给我看的照片基本上都很棒。

而且靠在她旁边看照片,闻着她的香味更是一种享受,让我都忍不住想抱抱她。

「棒吧!拍的不错齁!我换几个角度拍拍看。」宁宁说完,又拿着相机开始选角度选位置。

看着她忙东忙西的模样还真是可爱极了。

不过……马上我就觉得更可爱了……嘿嘿。

她突发奇想的蹲着拍裤子,不管是裤子上的图案、LOGO等都拍得很仔细,我趁机又大饱眼福了一下,从上面俯视她的奶简直太刺激了。

看着看着,靠!又硬了,好在她给我的裤子算宽鬆,没有被发现。

「好啦!这裤子OK了,换下一件吧!」她满意的盯着我看。

「啊…!」糟糕!刚刚的偷窥,我老二现在是百分之八百的硬着,这样把裤子脱下来,肯定又要嚐嚐她的铁拳了。

「怎幺了嘛?是裤子太紧?」她歪着头问我。

「没没没。」我索性直接把裤子脱了,我一个大男人还怕一个小女人看?哼哼!

「啊…!」看到我硬到无比的老二顶着四角裤的样子,换宁宁惊呼了一声,她急忙转头,整张脸胀红,「你怎幺了啊?这幺夸张!」她背对着问我。

「没办法。」我耸了耸肩,「这裤子穿起来舒服,又有美女摄影师,诱惑太大。」

「吼!你快换下一件啦!」她跺了跺脚。

我嘿嘿一笑,故意换了一件她拿出来的棉裤,这种棉裤根本不可能遮住老二,反而会更明显的凸出来「换好了。」我说。

她呼了一口气,转头过来,又僵住。

「别愣着了,都看过一次了,还怕看第二次啊!」我说,我心里一直偷笑,我也来诱惑她一下。

「我怕你兽性大发强姦我!」她偷瞄了一下我硬着的老二。

「怎幺可能!我是有君子风度滴~」我大言不惭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拍完照片又跟她打闹了一下后,居然已经晚上7点多了,看来跟美女在一起的时光都特别快啊!

我们出门简单的解决了晚饭后,就回到家休息了。

我只能说缘份还有人之间的相处真的很奇妙,这明明是我跟宁宁认识的第二天晚上而已,我们居然熟的像老朋友了,不管是吃饭时的话题,还是我故意顶着老二给她看,这绝对不会是认识第二天做得出来的。

大概也因为我们同居吧!抬眼就看的到对方,整个混的熟透。

这一次我仍然先洗了澡,但可惜的是宁宁有记得穿衣服了,让我暗叹可惜,又失去一次一窥她好身材的机会,但没关係,今晚的睡觉肯定才是重头戏。

我故意一洗完澡后,就马上到床上,滑手机也好,看电视也行,反正就是先赖在床上。

她香喷喷的出来后,看见我在床上,瞪了我一眼,大概我的举动态明显了,才九点多,我居然就爬到床上一副要睡觉的样子。

「欸!春宵一刻值千金欸!快上床睡觉了。」我想我大概吃到房东大叔的口水,开始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了,请各位大大相信我是君子啊!

「春你个头啦!你做春梦比较快!」她嘴上这样说,可是居然还是坐到我旁边来,「欸!你没女朋友?」她问。

「有的话还能让妳跟我住一起?」我反问。

「谁知道啊!说不定你喜欢偷情。」她眨了眨眼。

「……。」我整个郁闷,「那也要偷的到啊!连女朋友都交不到还偷情。」

「好口年喔!哈哈哈哈哈!」她笑的花枝乱颤的。

「怎样?有兴趣当我的小三喔?」我哈哈大笑。

「想的美咧!还小三,女朋友都不当,哼~」她骄傲的说。

「切!谁稀罕啊!」我说,「喔!对了,我平常都只穿四角裤睡觉的喔!妳不介意的话我就穿四角裤睡。」

「你不要兽性大发我都不介意。」

「不会啦!妳魅力不够。」我故意激她。

「什幺不够,拜託!你不知道我的性感照杀伤力多强嘛!」宁宁抗议的说。

「哩嘛帮帮忙~我没有妳的FB,也没有在看妳的电脑,哪里知道性感照这种东西啊……」我準备抛砖引玉了。

「我给你。」她一把抢过我的手机,然后马上加了好友,还自动帮我把她设定成挚友。

「要不要再改个稳定交往中啊!」我斜眼看了她一眼。

「不好啦!我是小三欸!哈哈哈哈!」我开始有点确定她也吃到房东的口水……

我跟宁宁一搭一唱,偶尔拌个嘴,或者打闹一下,感情持续升温。过了一下,我们两个有点玩累了,就各自滑手机先休息一下。

「我跟你说喔…」她小声的道。

「嘿!安吶?」我滑着手机看苹果新闻。

「我其实也不是穿那幺多在睡觉的。」她说。

「妳这样还叫穿多喔?」我转头打量了一下,除却内衣裤外,一件短到不行的睡裤,加上纯白的细肩无袖睡衣。

「我睡觉是真的穿很少。」她也转头看我。

「多少?」

「我不穿内衣睡,只套这件睡衣,然后……只穿内裤。」她一脸的认真。

我傻眼,这是在暗示什幺嘛?

「啊!所以……?」我愣愣的问,心里开始期待。

「所以……所以我是骗你的!哈哈哈哈哈哈!」她一脸狡猾的大笑。

「靠!」我翻了翻白眼,收起手机,把被子往头上一盖,宁宁依然坐着,一副奸计得逞的哈哈大笑。

懒的理她后,我就感觉有些睡意了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等到我醒来后,发现……



(五)



发现……没什幺特别的发现,只是她又整个人贴到我身上来睡了。

奇怪了!这天气好像也没特别冷啊!

我把她原本塞在我耳朵旁的头轻轻移到枕头上。

「嗯……」她轻哼一声,皱了皱那飘逸的双眉,然后又把整颗头塞回我的耳朵旁。

「=.="」不要怀疑,在不吵醒她睡觉的动作下,好不容易移动了她的头,看到她又移回来,我的脸就是这个表情。

「算了,有个美女愿意这样对我,我该满足了,回去一定要对着神主牌来个三大拜三大扣,在花个一万块买堆金纸烧了,然后……@$*(%#Y(!@……」我发现认识房东后,我的思维开始有点不正常了……。

我跟宁宁就这样「相安无事」的相处了两个多礼拜,不过我们的尺度真的越来越大了。

但很奇怪的是,我居然都没有「越轨」!

这不经让我在某个夜晚思考我还是不是个正常的男人。

「我跟你说喔!等等我有个好姊妹要来,你裤子赶紧穿好。」她对着我的耳朵呼气。

靠!讲成这样!

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两个约好在外面租房偷情咧!

「嗯..好啦!」她这样吹气外加挑逗的言语又让我肿胀得更厉害了。

「穿的休闲一点没关係。」她看到我又硬起来笑笑的说。

约莫过了半个小时,她朋友就到了。

「不是吧!?宁宁!妳还金屋藏帅啊!?」宁宁的朋友一进门看到我,略微往下移了墨镜,夸张的说道。

她朋友带着一副大墨镜,穿着时尚性感,好像很怕别人不知道她奶也很大一样,整个快掉出来的感觉。

「哼哼!怎样!谁说只有男人可以金屋藏娇!」宁宁的脸上写着胜利两个大字。

看着宁宁跟她朋友的对话,我只能选择继续把目光打量在她朋友身上。

不得不说,物以类聚这句话很对,美女果然都认识美女。

她朋友目测大约也有170,那双腿百分之一万秒杀众多男人,不仅修长又光滑白皙,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让我都忍不住搂一下,至于那对快掉出来的胸部就更不用说了,虽然比宁宁的小一圈,但也很可观了。

「喂喂喂!男人,把你的目光移到我身上!」宁宁瞪着眼睛看我,糟糕……打量她朋友太「彻底」了。

我尴尬的笑了一下。

「来,给你正式介绍一下!这是我的超级好姊妹外加高中同学,琳琳!」宁宁搂着琳琳的肩膀灿笑着。

「妳好!」我站起来,笑着伸出手。

「哈啰!」琳琳也笑着说。

简单的介绍后,我就直接被无视了……

她们很欢快的聊着网拍的事情,还不时说到我这个廉价的网拍模特儿……不!是廉价的网拍劳工才对!

听着她们的对话我才知道,琳琳似乎除了网拍外,还打算直接开店。

「真的假的!妳要开店了?」

「是有打算啦!反正钱也存的差不多了。」

「是喔……那……」

我听着也无趣,乾脆一心二用,一边盯电脑一边看电视。

两个女的吱吱喳喳的聊着,连午饭都直接省略,一直到快7点才喊饿。

已经快饿昏的我听到要出去吃饭感动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。

这期间我也不是没想过去买午饭来吃一下,但她们说:

「晚上一起去吃好料的,你就忍一下呗!」

很好,午饭就这幺一句话泡汤了,什幺?你说在家找零食饼乾泡麵之类的?

NO!NO!NO!我也想过存粮一下,但宁宁说泡麵零食什幺的不但不会饱,而且热量又高又没营养,这样不均衡,叫我不要买,要吃就吃一点健康的。

女人就这幺奇怪,宁宁说热量高,可是她会拉着我去吃烧烤,说零食不营养,但我们一起逛卖场买日常用品的时后,她又会说想买小饼乾吃。

好吧!总而言之,女人的思维可能连女人自己都搞不太清楚。

「我们去吃什幺?」等了20分钟后,宁宁终于换好了衣服,她选了一件黑色的低胸短袖连身长裙,圆领的,上面有黄色的花边,外面再套一件白色的小皮衣,整个人很艳丽。

但这时候我都快昏倒了,根本没心情欣赏,靠在墙壁上,饿到前胸贴后背的问。

「嗯……吃什幺?」宁宁转头问琳琳,琳琳一个耸肩就算是回答了。

「天吶……」我手贴额头,过了那幺久,她们居然也没想出什幺。

「啊啊啊!我想到了,去吃火锅好了。」宁宁说。
「不要啦!今天天气有点回温,吃火锅很没FU欸!」琳琳说,「去吃烤肉啦!」

「欸!烤肉很容易胖欸!」宁宁反驳。

「不然我们去吃牛排好了。」琳琳又说。

「不要啦!去吃……」

「……。」我翻了翻白眼,直接打断她们,「就决定去吃火烤两吃了!有火锅有烧烤,牛排的话火烤两吃有,至于想吃蔬菜的,火烤两吃也有,沙拉的话就没有了,等等自己去7-11买。」

她们互看一眼,异口同声的说了声好。

「终于……」我呼了口气。

好加在火烤两吃离我跟宁宁的家不远,走10分钟就到了,不然要是她们又要计较店家,我可能会打算从12楼跳下去。

走到楼下后,发现白天还温暖的天气一下子连降好几度,而且空气中的水气很重,似乎有下雨的可能,而且也微微起风了。

这样的天气虽然冷,但只要衣服穿的够厚,其实很舒服。

宁宁跟琳琳一左一右夹着我,我们用着轻鬆的步伐往火烤两吃店前进,这期间我们聊得很欢快,儘管我的肚子已经严重的向我抗议。

这种天气,再加上又晚来,火烤两吃店满满的都是人,身边带着两个美女,许多吃饭的男性都投来羡慕或忌妒的目光,让我满足了一把。

「哥哥我就是有艳福不然你们想怎样?嘿嘿!」我暗自偷爽。

「喂!想什幺啊!这幺邪恶的表情,快点找位子啦!」宁宁捏了我一下。

「是是是,美女大大。」我笑了笑,很快的找到了一个最外围的位置。

最外围的位置其实还是比较好的,至少外面的风可以吹散吃烧烤时的油烟味。

跟女生一起吃饭,通常男生都要负责把食材搞定,然后弄得香喷喷的放到女生的碗或盘子里。

没错!我又充当了一次苦工,忍着腹中的饥火,我迅速的把那五花八门的食物弄熟,然后放到两位美女的碗里。

「喂我。」宁宁瞇着漂亮的双眸,微嘟起嘴巴的对我说。

「!!!!!」我心里喀噔一声,然后我的肚子再一次悲鸣。

宁宁这个表情简直诱人到不行,让我忍不住想拖她回家扒光后好好大干一场,但饿到快找不到北方的我,理智还是强压慾望一头,听到要喂她,我就知道快可以进食的我大概又要在忍耐个好几分钟。

「啊…」宁宁张开小嘴,让我把烤的流油的肉片放到她的嘴巴,我看着她的吃,我也吞了口口水。

各位一定又想歪了,我绝对不是因为她张开嘴这个动作吞口水,而是肉片啊!!!

好不容易挨到我可以吃了,我立刻用打五档的速度,风捲残云的大吃大喝起来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两个美女可怜路边的乞丐顺便带过来一起吃的。

宁宁跟琳琳看着我那夸张的吃饭的动作,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「慢慢吃啦!」宁宁很殷勤的帮我倒了杯果汁。

「吃太快对身体不好喔!」琳琳也笑着帮我盛了碗汤。

然后我又感觉到附近有几道眼光闪电般的射来,怨恨的成分大概占百分之八百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嗝~」我打了个饱嗝,狠狠的犒赏了可怜的胃一番,然后往身后的躺椅舒服的伸了个懒腰。

「饿死鬼!爽了齁!」宁宁捏了我的腰一下。

「啊嘶~~痛痛!放手!」

「哼哼哼!」

解决了晚饭后,琳琳就回家去了,也吃撑了的宁宁跟我一起到公园散散步消化一下。

男女一起散步其实会让感情瞬间升温很多,我对这条準则一直深信不疑。

这是一种契合彼此心灵距离的好方法,当然,除了散步外,行走中的话题也是关键中的关键。

我们天南地北的聊着,好像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拿来聊一样。

从刚刚吃饭的趣事,聊到最近的新闻,然后再说着彼此对哪个明星的看法等等……

「呼~走一走真的有点累,好久没这样小运动了。」宁宁坐在我右边,一边用手搧风,一边脱下她的小皮衣。

我整个眼珠都要爆出来,她脱外套的 ʧ@²直太诱人了,喔!不!是胸前太诱人了。

那件外套本来就是合身设计,宁宁脱下来后,胸部自然往前,那件圆领的黑色连身长裙整个被撑起来,我几乎都可以透过衣服看到内衣的边缘了。

「看哪里啦!」宁宁拍了我的大腿一下,红着脸说,整个人诱人到不行。

「还能看哪啊……」我故意不移开目光,说老实话,谁捨得移开啊!这幺香豔的画面。

「吼!」这是她直接巴了我的后脑勺一下。

「嘿嘿!」我乾笑。

她快速的脱了外套后,把外套抱在胸前,挡住那惹人眼球的大奶。

我暗呼可惜,但也只好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,享受一下这晚间九点多的公园微风。

「我可以问妳一个问题嘛?」我点了根菸,看着前方。

「你……问啊!」宁宁看到我有点认真的样子,突然有点结巴,愣愣的看我。

「但是妳不可以生气喔!」我转头,笑着看着她。

「嗯!」她呆呆的点头,那模样可爱极了。

「妳……」我吸了口气。

「什幺?」她也吸了口气。

「妳……几罩杯啊?」我憋着笑。

「靠!」她重重的捶了我一拳,「问这什幺问题啊!!」

我一边施展以柔克刚来化解她的拳头,一边大笑。

一阵「过招」后,我们两个都有些喘。

「好啦!闹妳一下嘛~」我笑着看她。

「哼!」她转过头,脸上泛着运动后的红晕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「喂…真的不说啊?」我试探的问。

「你!」

「好好好……」我举手投降。

「回家在跟你说啦……」她小声的说。

这次换我石化了,「什……什幺?」

「回家在跟你说辣!」她红着脸看我。

我吸了一口气,她妈的,今晚说不定…..

她看了我一眼,似乎也想到什幺,脸一下子红到脖子。

我忍不住用手搂住她的腰,她明显的抖了一下,但没反抗,就这样放任我抱着她。

这公园本来就挺大的,再加上这天气的转变,许多人都躲在家不想出来。

我抱着她的那只手,「很顺手」慢慢靠近她的胸部,她大红着脸抬头看了我一下,微瞇着眼。

我的手「很慢很慢」的朝她高耸的右乳摸去……



(六)



「叮铃叮铃~~~」

「叮铃叮铃~~~」

宁宁的电话突然响起!我跟她同时吓了一跳,同时我又饱了一次眼福,随着惊吓宁宁那不知道几罩杯的奶上下晃动,我的眼球都要爆出来了!

宁宁略带抱歉的看我一眼后,接起了电话……等等!那眼神!?略带抱歉!!!!

难道……刚刚她其实也很想要?

脑中突然这幺一想,在看着身旁的宁宁胸前那高耸的肉球,我的老二又不争气的挺了一下。

「喂?」

「欸!宁宁!妳家可以先借我睡嘛?」电话那头是女生的声音。

「借妳睡?」宁宁听到这话,一脸愕然的看着我。

我满脸疑惑,这吃完晚饭的时间都九点多了,听过续摊打麻将或者唱歌,还真没听过续摊到别人家睡一晚的。

「谁啊?」我小声的问。

「琳琳。」宁宁无声的用她那诱人的红唇说着。

我点点头,表面上没什幺,但心里已经把那琳琳的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问候一遍了,他妈的……早不打晚不打,我都快要摸到奶了才在打,不行!这问候连男性也不能放过了!

「对啊!很衰欸!我刚刚啊!就骑车嘛!啊回到家后我要开门,就先把钥匙拿出来,可是我朋友又打电话来,我想说电话先接,结果没哪好手机衰了一下,整个当 机!这还不是最惨的,我的手机掉到旁边的臭水沟了啦!」电话那头的琳琳一连串劈哩趴啦的抱怨,那声音之大我连我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「这时间没锁匠嘛?」宁宁有些好奇。

「就算有我也不要,晚上欸!我是美女欸……开锁叔叔好可怕。」

「……。」宁宁一脸无奈,「好吧!那妳怎幺过来?坐计程车?」

「对!等我15分钟,楼下见。」琳琳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「我们美好的夜晚毁了。」我对宁宁说,顺便偷看一下她的胸部。

这幺近的距离宁宁当然察觉到我的眼神,整张脸瞬间胀红,她又怎可能没察觉到刚刚我的手往她胸部去了。

「别乱想啦!」宁宁捏了我一下,「走啦!回家!」她把我拉起来,挽着我的手。

「嘶……」我暗自抽口凉气,我这手臂实在太有福气了!宁宁那有着惊人的弹性双峰紧贴着我的手臂,要不是早先的气氛被破坏,我看现在她大概是挽着我的手等着回家操她了吧!

「真她妈的…..XXXXX…….」我暗自诅咒琳琳……

没多久后,我们回到社区楼下,看见琳琳无聊的玩着手机。

「咦!?这幺亲密?」琳琳抬头看了我们一眼,一脸坏笑的说:「早知道我就住旅馆了啊!妳们回家应该要做坏事齁……吼~~~~」

「别乱讲啦!」宁宁赶紧把手抽开,整张脸跟苹果一样,我都忍不住想波一口。

「琳琳小姐,社区出去后左转大概500公尺有旅社,价格应该还可以。」我都问候她祖宗了,自然要直接一点。

「哼~谁理你!」琳琳对着我做了个鬼脸,「我们家宁宁你别想乱来。」说完,就把我扔在一旁,拉着宁宁上楼了。

好险社区人本来就不多,要不然看到我带两个美女回家,恐怕那怨毒的眼神会再次创新高,不过虽然百分之百吃不到宁宁,但两个美女都在房间,这也是挺爽的一件事情。

上楼之后各自把身上的装备都整理好后,我率先去洗了澡,原因没别的,这两个女人只要见面就是疯狂的聊,好像白天的话题只是中场休息而已,现在又开播续集。

洗好澡后,因为有琳琳在场,我也不好意思穿条内裤就走了出去,还是选了条舒适的棉裤简单的套一下。

在浴室里看了看镜子后,我就开门出去了。

可映入我眼帘的……是……宁宁跟琳琳…再……试胸罩!!!

身上除了胸罩外,就只有内裤而已!

我感觉我的棉裤被高高的挺起了。

三双眼睛互看了一会儿后,宁宁率先尖叫了一惊,然后快速拿起一件衣服遮挡住,满脸得胀红,紧接着整个人窝到被子里去,这要是现场只有我们,我大概马上就往被子冲了,可惜…有干扰的人在唉……

「你洗好快喔……」宁宁红着脸说,眼睛有点不太敢看我,我整个无语,为了香喷喷的出来,我可是在里面大洗特洗了将近40分钟,这样居然叫快?

随后,我发现琳琳居然就这样穿着内衣裤,也完全没脸红,直到她看到我那被老二撑的老高的棉裤后,才微微有些脸红。

「你……」琳琳微红着脸,但眼睛还是盯着看。

「这叫正常反应。」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这脸皮也是需要训练的,尤其遇到美女更需要厚脸皮一点,我就顶着老二看着她。

「喂!你们太夸张了吧!在我面前搞性暗示喔!」宁宁抗议着,但还是不太敢离开被子。

「嘿嘿…」我邪恶的笑着,朝着宁宁靠近。

「我去洗澡了!」宁宁用着打六档的高速,拿着盥洗的衣服爆冲进厕所。

宁宁进去后,其实就有点尴尬了,毕竟我也是因为宁宁在场才闹一下而已。

琳琳缓慢的穿衣服,瞟了一眼厕所的位置后,开口说:

「你是不是很久没打手枪啊?」

「蛤?」我傻眼。

「不然你这也…翘太高又太久了吧!」琳琳看了看我的脸,又看了看我的老二。

说实话,如此一个美女完全不避讳的跟你讨论这种话题,一边慢慢的穿衣服,还不时的看向你的老二,不扑上去好好的用老二伺候她都已经是非常人能做到的事情了。

我强行忍住要干她的冲动,毕竟宁宁在洗澡,如果我真的扑上去,琳琳的浪叫声一定会被听到的。

「需求很大喔!」琳琳又故意说,我都不禁怀疑她根本在性暗示了。

「我大概快两个月没打手枪了,宁宁都在家,怎幺打啊!」我故意压低声音,把场面搞得像偷情一样,这样琳琳或许就不会继续那「危险话题」。

「喔!」琳琳惊呼一声,「那你一定存超多的。」

「……。」我无言的看着她,看来这招不管用啊!难道要扑上去?

琳琳大概也看出来我好像很想把她推倒,赶紧说:「我闹你的啦!」

我回头看了一眼浴室,又转过头来,压低声音说:「早不来晚不来,干嘛非的选今天,真是破坏气氛。」

琳林一愣,说:「气氛?什幺气氛?」

「唉唷!妳不懂啦!总之……没事啦!」我差点说,今晚我跟宁宁睡,但想了又想后,又觉得这种事情说出来好像有点怪怪的。

不到20分钟,宁宁就出来了,看着我跟琳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电视剧的内容,笑了笑。

「妳也洗太久了吧!我跟他不太熟,没妳做中间人超无聊的。」琳琳抱怨着。

「好啦!宁宁洗完澡了,妳们要聊天小声点,我要睡了。」看着手机里显示的时间是0:55分,我也挺无奈的,要是气氛没被琳琳破坏,我跟宁宁现在恐怕早就打完一砲準备睡了,至于现在……唉!我是神游太虚比较快。

「才几点啊!睡屁喔!」宁宁笑着把我从被子里拖出来,天晓得她哪里这幺带力气,难道平时做网拍卖衣服还兼举哑铃?

「对啊!不如上顶楼聊心事打屁?」琳琳提议。

「好啊!好啊!」宁宁开心的说,「搬到这里来我还没去过顶楼欸!」

「真的假的?」

「真的啊!我那天……」

相信各位了解我的无奈,顶楼两个字而已,又开始聊了。

后来被她们死拖活拉上了顶楼后,她们又提议买零食跟饮料来「配话」。

「妳不是说,那些不健康嘛?」我好奇的问。

「平时太健康了,偶尔不健康一下OK啦!」琳琳直接帮宁宁决定后,我就悲剧的变成了跑腿一哥。

等到零食跟饮料上楼后,我整个喘的要死。

两个女人外加我一个男人,刚吃饱过没几个小时又要塞零食,是能吃多多?可她们居然开了一张琳瑯满目的「菜单」给我,那份量大概够我们三个吃一个礼拜有余,好加在平常宁宁会邀我一起运动,或者散步,要不然还真的会喘死。

「这幺慢,平常没运动喔!」琳琳说。

「妈啦!平常都有宁宁在督促好不好,都会邀我一起去运动。」我说。

琳琳看了一眼宁宁后,语出惊人的说:「床上运动?」

「屁啦!」宁宁大声的说,「琳琳!不要乱讲!」

「干嘛那幺紧张啊!哈哈哈!」琳琳一脸坏笑。

「唉..我也很想跟她床上运动啊!可惜她都不答应我……」我也故意加入话题。

宁宁咬着红唇瞪了我一眼,眼神像在告诉我她的手準备在我的腰上面扭个七八百圈。

「嘿嘿….」我看着宁宁很欠扁的笑了笑。

随着时间慢慢的推到了两点多,我们三人都有睡意了,还计画好下礼拜要出去玩,据宁宁的说法是,寒假前的最后一次远足。

回到房间后,我们三个看了看床后,又对看一眼,也懒的管什幺女生跟女生睡的事了,直接把自己往床上一丢,然后就什幺都不记得了。

在顶楼时我饮料喝的最多,所以半夜不得不被一泡濒临崩溃边缘的尿给叫醒,但为了不吵醒两个美女,我只好抱着膀胱蹑手蹑脚的走到厕所去。

爽快完后,我藉着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hl22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hl22.com

❀无码99久热只有精品视频在线 ❀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 ❀av欧美色播av久久天堂日本